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经验交流 - 闲谈灌水

  • 分享

    中国财富失踪之谜

    阮汝辉 2015-10-06 12:31
    中国财富失踪之谜
    作者:巴登大使
      长期以来在我脑中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为什么这么穷。翻开史书,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汉唐盛世自是无人可比,几百年前,大明朝的富庶也让外国人惊叹不已。至清朝乾隆年间,清帝国盛极一时,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高达51%,今天的美国也难望其项背。后来清政府赔了那么多银子,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没有下降得太多;到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剿共,抗日,天天打仗,按说该穷吧,可是据统计30年代中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比日本人还要好,这还是日本人的统计。但是建国后中国却一穷二白,老百姓家家穷得叮当响。中国的财富究竟都到(哪里去了)?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要好好查一查历史,转折是从建立政权开始,为什么就在“建国”后中国那样贫困。
      1、首先从抗美援朝开始。
      抗美援朝一仗便打穷了国家。这场持续三年的战争耗资巨大,损失远远超过人们想象。要明确的是在朝鲜战场,中国人面对的是比日军更强大的对手——美军。作为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物质基础。二战时太平洋战场上,美国人的炮火已经把日本人炸得哭爹喊娘了。但在朝鲜,美军把用来对付日军的弹药量增大五倍,来对付志愿军。铺天盖地的炮弹、燃烧弹像冰雹一样砸下来,打得志愿军死无葬身之地。装备低劣加之对美军作战经验不足,常常一个师的士兵打不过美军一个营,而密集的人群却成为美军炮火射击的最佳目标。美军的大炮、坦克、飞机、军舰发射出的炮弹,将整个师的志愿军战士消灭在战场上。
      用横尸遍野已不足以形容志愿军伤亡的惨重,因为他们的尸体根本留不下,被大口径炮弹炸得连影都找不到。同时,寒冷的天气也是志愿军的大敌。由于后勤补给困难,战士冬天没有棉衣,一次战役就有数万志愿军战士被活活冻死,冻残。在朝鲜战场,中国士兵仅死亡人数就高达20万,最保守估计志愿军也有80万人受伤。当时全国大大小小的医院,全都被伤员住满了,因为伤员实在太多。200万士兵伤亡使中国付出沉重代价。光战争抚恤金,医疗药品一项,国家就要支出数十亿元。
      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先后出兵高达240万人。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数量始终维持在70万人,如此规模庞大的部队每天光吃饭就要吃掉一座山。在异国他乡作战,所有物资都要从国内运送,后勤补给路途遥远,运输困难。美国空军绝对的空中优势天天对志愿军的补给线狂轰狂烂炸,天空中像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飞机将一辆辆运送物资的汽车,火车成批成批的炸毁。铁路、公路两旁,车站附近到处都有被炸毁的军用物资。十辆运送物资的卡车,往往只有一半能穿过封锁到达前线。整个朝鲜战争物资消耗十分惊人,官方公布在朝鲜战争中消耗战略物资560万吨,加上被炸毁的总共消耗要达到上千万吨。仅战略物资,中国要花费数百亿美元。
      据准确估计,抗美援朝期间中国的总花费高达500~600亿美元。如此高昂的战争费用使刚成立的新中国捉襟见肘。为了支持这场战争,中国政府压缩一切开支,把国民收入的50%用在朝鲜战场上;不够,便向苏联借款,这笔巨额外债直到中国人普遍饿死的时候还没还完;但还不够,便号召全国人民捐钱捐物,支援志愿军;但依然不够,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土改,杀地主。从51年开始中央实行土改,将地主的个人资产统统没收,田地、农具分给农民,财产则全部上缴中央。表面上看是为大众谋福利,为人民着想,实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按照党的理论,地主是剥削农民致富的,该将所有的财产分给农民才对,为什么只把田分下去了,财产却不分给穷人?打土豪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得到地主的钱,这一点可能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想到的。建国后的土改几乎将中国的地主全部杀光,因为抗美援朝实在太需要钱了。这一仗打下来,地主阶级被消灭,民间财富被搜刮干净,中国人彻底变穷了。
      不管抗美援朝的意义有多重大,这场持续长达三年的战争对刚刚成立的新中国简直是一场灾难。它使中国本该用在经济建设上的资金全部用于打仗。第一个五年计划迟迟不能展开,就是因为所有开支都用在战场上,正常的经济计划被迫搁置。土改时采用了杀鸡取卵的做法,在民间大力搜刮的财富断了民间资本投资办厂的可能,对地主阶级的残酷手段更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土改时地主杀得太绝,在59年国民经济极度困难的时候,都找不到地主可杀了。土改之后,中国农村再也找不到一个富人,财富被洗劫一空,农村经济遭受重创。中国农业由此丧失了向现代化转型的物质基础。与此同时,国际影响则更为严重:与美国人的大打出手,互相敌对,使中国在国际社会得不到承认:所有西方发达国家都不与中国来往。政治上的孤立,经济上的封锁,迫使中国再一次闭关锁国,与西方社会全部隔绝。等到中国重新开放的时候,发现过去的二十年,中国白白错过了世界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和其它资本主义国家相比差距太大,已经被他们远远抛在后面了。
      有人说建国之初中国之所以这么穷,是因为蒋介石把中国所有的财富都带走了。当年蒋介石从大陆带走的财富高达十亿美金,似乎很多。
      但这点钱与抗美援朝比起来,连个零头都不够。如果不被蒋介石带走,留在**人手里,也都被花掉了。可见,这点钱根本不是使中国变穷的理由,而抗美援朝则是真正使中国变穷的第一步。
      2、三大改造
      接下来,1956年,农民的土地拥有还不到两年,就被中共以合作社的形式又收回去了。广大农民空欢喜一场,到头来依然一无所有。从52年到56年,中共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种改造官方至今不敢评价它正确与否,因为到今天为止,所有被改造过来的东西统统又被改了回去。当时被消灭的私有经济,今天却在大力恢复。当时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的建立,在今天**的教科书中却明确指出,它“缺乏生机和活力”“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挫伤了广大人民的积极性”,“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如果党今天自我标榜他的理论是对的,那他当时一定是作错了。而这种政策失误所造成的后果远比人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消灭了私有经济,代之以死板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使整个工商业犹如一坛死水,失去了发展的动力和后劲。取缔了私营企业,代之以国营企业,大大减缓了技术进步和企业发展。到今天党也不得不承认,国营企业是没有效率的,一切靠政府调节的计划经济更是阻碍经济发展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把他们都消灭?现在知道错了,但是已经晚了。中国的私营经济不允许发展,得不到发展,错过了发展的最佳时机。
      如果中国的企业从五十年代开始发展,他们有机会做世界的品牌。而现在才开始发展,他们只好给外国人打工。
      这种政策性失误只是导致经济发展迟缓,对经济建设的破坏作用还不明显。但接下来的政策失误则不仅仅是一种破坏,对中国而言,是从56年开始,中国进入政治灾难的多发期,在长达20年的时间中,政策性失误一个接一个,国民经济在错误的政策指导下无法幸免,最终导致经济的整体落后。
      3、大跃进,三面红旗
      1956年,中国**号召人民给社会主义提意见,提出大鸣大放的方针,当有识之士提出意见之后,却不料中了**“引蛇出洞”的诡计。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运动几乎将知识界的精英全部整肃。剩下的知识分子被吓破了胆,噤若寒蝉,再也不敢提意见。别说党发展经济的路线不对,就是告诉他们蚂蚁比大象大,他们也不敢说那是错的。从此再没人敢说真话,一切遵从党的领导,党说什么就是什么,什么都是对的。这就为大跃进那样疯狂的年代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从1958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极不正常的年代,这一年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相继出台。在57年9月,八届三中全会就揭开了农业大跃进的序幕。这种无视经济规律,疯狂冒进的举动自然已没人敢抵制。**亲自提出以跃进的速度提前实现《纲要》确定的粮食产量。一声令下,各地雷厉风行,纷纷遵照毛的指示,规定农业产量的高指标。与此同时,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一篇文章中声称:“据科学估算,农产品亩产万斤是可能的”。听到这个消息,全国人都疯了。**人终于找到了符合他们痴心妄想的“科学依据”,各地都开始虚报粮食产量,竞放农产品产量“卫星”。水稻亩产130434斤,小麦亩产8585斤,说**吹牛不脸红,你千万别不信,因为历史上再也找不到比**更会说瞎话的了。
      与此同时工业也开始大跃进。为了保证钢产量的实现,赶超英国,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动用一切人力资源,全民大炼钢铁。全国普遍建起了炼钢铁的小高炉和土高炉,连侵华日军和**军队留下的碉堡炮楼也改成了炼钢炉。许多地方的党政领导干部带领群众上山,在校学生和老人也背着头浩浩荡荡地去挖煤炼钢。没有矿石的地方,工人拆暖气,农民砸锅卖铁。将一块块好铁放进锅炉,炼成废铁疙瘩,终于保证了年产一千万吨钢。
      这场充满激情的愚蠢举动使国家蒙受巨大灾难。土法炼钢造成了人力、物力、财力的极大浪费,不少地方的矿产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农田荒废,森林被砍光,自然环境开始恶化。炼钢时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到头来却炼出一堆废铁,没产生出半点经济效益,却把老百姓折腾得困苦不堪。与此同时农业大量减产。“大跃进”期间所有农村劳动力都去炼钢,修水库,农作物成熟来不及收割,小麦、玉米、水稻烂在地里,白白损失几千万吨粮食。59年,饥荒开始出现。
      大跃进使中国经济遭受重创,损失高达1200亿元。这种情况下本应该通过发展生产尽力恢复才是,但三面红旗中的另外一面──人民公社却使中国经济继续恶化。共产风,吃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老百姓谁都不好好干活,天天消极生产,做事磨洋工,混日子,农业产量急剧下降。59年,60年两年间农产品产量下降高达5600万吨,占全国年产量的1/4。与此同时由于各地官员虚报产量,高额征收粮食,将农民手中的粮食全部收走。农民家里一粒粮食都没有,一家一家的人被活活饿死。三年中中国人饿死人数高达三四千万,中华大地出现最悲惨的一幕:老百姓为了活下来,甚至吃掉了自己的孩子。城市里物资品亦极度匮乏,所有产品凭票供应,工人每日口粮只有200克,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工业生产极度萎缩。效率低下的生产,加上人为的灾祸,使中国经济奄奄一息。城市农村,老百姓吃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饥荒过后,中国人的家底空了。
      大跃进被列为二十世纪最蠢的事件之一。三年的“跃进”使国家和人民深受其苦。经济上浪费严重,人民生活极端困苦。工农业生产大滑坡,所有产量都倒退到1951年以前的水平。这期间国民生产总值一降再降,人民生活越来越穷,终于在1960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被弹丸小国——日本超过。饿死几千万人,损失了数千亿社会财富,和平年代取得这样的成绩,**的无知和欺骗让中国人为此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
      4、过度投入的军工生产。
      从六十年代初开始,**等领袖就大肆宣扬要和"帝、修、反"进行一场世界大战、要“早打、大打核大战”,并为此做了充分准备。当时中国经济还没有从困难中恢复过来,尚需调整,他们却罔顾国家实际情况,将工业资源完全投入军工和重工业,投资比例严重失衡。军费和军工产品的过度投入再度抽干了国民经济的血液。为了武装民兵,让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工厂日夜不停的赶造步枪,全国所有大小城市大挖防空洞,同时倾尽全国财力,物力研制原子弹、氢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展造价高昂的战略导弹,集中力量研制卫星技术,开发核潜艇。这些工程无不耗资巨大:原子弹、氢弹的庞大规模和投入有目共睹;弹道导弹单枚造价就超过一千万美元;一颗卫星成本几亿美元,但地面相关设施,配套工程的投入却要上百亿美元,还有结构复杂的核潜艇,单艘耗资就超过10亿美元…….这些东西几乎用光了国家的储蓄。当我们为原子弹、氢弹而欢呼雀跃,当为卫星上天而兴奋的时候,却不知它们耗尽了中国人的最后一滴血。
      当年疯狂扩军备战的年代到底耗用了多少国家财富?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从来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统计。纪实文学中曾描绘说,一个城市生产出的步枪足可以武装城市里每一个人。而遍地开挖的防空洞更是可容纳上亿人。这些像地道一般阴森恐怖的防空洞,需要大量的钢筋,水泥、木材和石料做支撑。要知道当时中国人住的还是茅草屋,很多人缺房住。如果用这些材料建设城市乡村,中国建得比现在好。而挖这些防空洞,人力和物力都白白浪费了。
      今天当我们再看到那些防空洞时,绝大多数已被弃之不用,甚至早已被人遗忘了。那个年代生产出来的步枪,有的从生产出来就没用过;有些型号过时,早该淘汰了。倾尽国力研制出的原子弹、氢弹至今也没有用。而且现在中国已在国际上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就使倾尽国力研制出来的成果变成一张废纸,毫无用处。当年卫星工程巨大的投入,如今早已成为国民生产中沉重的包袱。总之,耗资几千亿的军工生产到今天为止大部分都打了水漂。经济要发展,军费必须降下来。而如此大规模的扩军备战,最终拖跨了国民经济。整个六十年代,中国都在贫穷中度过,以后的文化大革命更是使中国经济一蹶不振。今天当我们谴责别的国家军费激增,穷兵黩武时,却不知道当年在那样困难的时期,中国人宁可卖掉裤子,也要搞出原子弹来。现在我们有原子弹,有了某些人所说的那种“大国地位”,却不得不低三下四的向别人申请贷款、无偿援助,甚至提供各种优惠,作出种种承诺以便让外国人到中国来投资。这种大国地位,这种现实状况,我们细心去想一想,花这么多钱去搞这些值么?如果中国有美国那样的财力,军费高点是可以的,但对当时那样一个穷国,百姓生活极端贫困,不去发展生产,而是拼命发展军备,最终成为国民生产中的巨大包袱,这是绝对不合适的。
      7、文化大革命
      这十年完全是一场浩劫,中国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工厂生产陷于停顿,人们写大字报,开批斗会,将正常的经济发展全部荒废。把人民群众的满腔革命热情调动起来,去互相斗,去批倒搞臭。文革由开始的文斗,开批斗会发展到后来的武斗,互相杀人,神州大地出现了最野蛮的场面。打砸抢的红卫兵们口里喊着“造反有理”将中国彻底搞乱。仅在1967、1968两年的时间里,损失的工农业总产值超过一千亿元。十年中,中国仅国民收入就损失人民币5000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建国30年全部基本投资的80%,超过了建国30年全部固定资产的总和。有人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领导的经济建设依然取得了若干成就,那星星点点的成就怎么能够和损失相比?中国在文化大革命中经济是整体性的倒退,遭受的损失超过任何一次外敌入侵,掠夺,和任何不平等条约。
      十年文革结束,中国损失八千亿,整了一亿人。消灭了知识界的精英,毁掉了人们的道德基础。焚毁了无数的民间古典珍贵书籍,捣毁了无数的中国古代文物,中国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财产损失。长达十年的动乱还使中国社会遭受前所唯有的动荡:1000万户家庭被抄,两千万人被批斗,毒打,数十万人被逼自杀。亲人互相出卖,夫妻反目成仇,红卫兵制造的红色恐怖使人人自危,生怕一句话说错,一个字写错而导致家毁人亡。国民经济在这种严重冲击和干扰下,根本无法发展。粮食产量持续下跌,农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悲惨。国营企业十年没有技术进步,企业发展严重迟缓。混乱的管理,臃肿的机构,落后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福利式的经营状况,使国企发展步履维艰。死气沉沉的国民经济,混乱不堪的社会状况,文化大革命结束时,中国彻底落后了。
      至文化大革命结束,在长达28年的统治中,抗美援朝,土改,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扩军备战,文化大革命,及数不清的对外援助,这一个又一个的政治失误,使中国损失了数万亿美元的社会财富。建国时原本不穷的中国人在这几十年的政治动荡中,一步步变穷。至文化大革命结束,中国已被折腾得一穷二白。而党建立起来的这个落后的社会制度又阻碍了生产的发展,给人们生产积极性和工作效率以毁灭性打击。素称鱼米之乡的安徽巢湖地区,一九四九年人均收入合人民币三百六十圆,但一九七九年其人均收入竟只有人民币八十圆。中国在世界经济排行榜上从三四十年代的世界前十数名倒退至世界倒数前几名。这么耀眼的成绩,都是党领导下的结果。
      8、贪污腐败
      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前所未有的灾难超过了日本侵华造成的全部损失。严重崩溃的国民经济迫使政府放松了对经济的种种管制。面对困苦不堪的国家,**终于放弃领着中国人互相内斗的路线方针,决定改革开放,发展生产了。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让人深恶痛绝的腐败。中国现在腐败之深,现象之严重,绝对是世界之最。不光是政府官员腐败,税务,司法,公安,稽查,国营企业,教育界,军队,娱乐圈,几乎方方面面,无所不包。而这其中影响最坏的就是国企和政府官员,他们以实际行动将中国社会的风气彻底瓦解。公款吃喝,嫖妓,赌博,所作所为让群众恨的咬牙切齿。
      人们由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麻木,再到后来破罐子破摔,复仇发泄的畸形心里,使中国人丧失了最起码的道义和准则。不贪白不贪,不拿白不拿,这种观念和情绪更加速了社会腐败程度。到现在中国几乎是无官不贪,手段之多,花样之复杂,贪污之心狠手辣,让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政权自叹不如。政府部门总说没钱,教育和各种公益事业都拿不出钱来,但各地官员们挥霍浪费的钱恐怕是个天文数字。国家建设的正常资金被他们私设小金库,层层克扣,处处截留,用到办正事的钱就所剩无几了。政府的投资项目,大小官员都跃跃欲试,瞅准机会,雁过拔毛,自己先捞一笔。
      以致国家每每投入巨资的工程最后都收效甚微,甚至打了水瓢。老百姓想干点什么事,官员们处处刁难,没有关系,不找熟人,想办事连想都不要想。不送金钱,不上美女,这些事总是“研究”不完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官场里混久了,这些官员们一个个都滑透了。他们挖空心思,巧立名目,极尽浑水摸鱼,损公肥私之能事,将地方经济搞得一塌糊涂,自己却赚的体满钵满。要问中国什么职业来钱最快,肯定是当官。除了每年抓两个倒霉的,绝大多数官员都是稳赚不赔的。至于说国家怎样,那就不用管了。看看中央政治局那些常委们,那些高干子女们,他们哪个捞得少?想想这个,任何人都心安理得了。
      政府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贪污腐败组织,不管清政府,还是**,哪个贪污腐败的程度都赶不上他。官员们也创造了多项记录。一旦查处一个贪官,很少有只犯一种罪的,往往是数罪并罚。什么贪污腐败,挪用公款,以权谋私,玩忽职守,生活腐化,包小蜜,养二奶,党员们是酒色财气并重的新一代绿林好汉,他们的生活方式足以让任何“山大王”们羡慕不已。每年贪官喝掉的酒有一个西湖,公款吃喝吃掉两千亿人民币;遍地横行的公车能跑掉国家三千亿,还有官员出国旅游,每年也能花掉2500亿人民币。如此高额的政府开支,消耗掉中国每年国民收入的75%,加上政府的日常办公费用,绝对超过国民收入的100%!中国的教育没有钱办,中国的企业没钱投入,中国的农业没有补贴,造成所有不幸的根源都因为政府花光了所有的钱,所有的开支都让这群官僚给消耗了。到现在这个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腐败机构却不断膨胀,据最新统计中国大陆官民比例高达1:28,几十个大盖帽管一个农民,一个工人农民要养活一大群官僚,庞大的官僚体系是压在工人农民身上最沉重的负担。中国有这么大一群吸血鬼,老百姓生活怎能不苦,国家怎能不穷?每年因官员贪污腐败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约在9875亿至12570亿之间,这个损失相当与国民生产总值的10%。中国每年8%的增长,还不够**人消耗的。给国家造成这么大损失,怎么说是他领导了经济建设?这样一个发展经济的障碍,必须除去。如果任凭这么糟蹋下去,中国迟早让他们吃跨,喝垮。
      9、国有资产流失
      随着改革开放,国有企业大量破产,国有资产开始流失。那些与政府官员们并肩而行的企业领导们,终于找到一条致富的捷径。本来一百万的工厂,因为领导们吃了回扣,十万块就卖了,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从八十年代开始,国企每天资产流失超过一个亿,损失触目惊心。国营企业没有活路,不是因为没有钱,缺人,也不是因为没有技术,而是因为领导腐败,不好好管理。经营一个企业要企业领导人付出大量心血,从组织生产,市场调研,产品开发,人员管理等各方面付出努力,才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产品才能销售得出去。但是产权不明晰,为工厂干得再多,那是国家的,不是他自己的。那些企业领导人都不笨,发展企业,把他一生的心血都投入进去了,厂子发展起来了,可他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他依然是一粒卒子,让他下台,他就得下去。而他的回报──那点微薄的工资不够活家人,遇到父母有病、孩子上学都拿不出钱来。没什么比这更让一个男人感到屈辱。为了有钱,为了所取他们应得的回报,是现实逼着这些人去想歪门邪道的方法挣钱。最后人们看透了这层关系,干脆不去经营企业,一个个都挖空心思去在这上面打主意。他们在原料上做手脚,在质量上打折扣,偷工减料,粗制滥造,使中国的产品成了质次价廉的代名词。在改革开放之初,国有企业遭到来自日本,西欧和美国的强有力竞争,纷纷破产。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国家给国营企业大量贷款,让他们发展生产,但很快这些钱就被贪污掉了。根本问题,企业的所有制问题没有解决,他们不会真心实意发展生产的,给他们投入再多也没有用。
      但是这么简单的一点,素有“经济沙皇”之称的**都没有看透。在他当政5年间,持续加大对国营企业的投入,并像下命令一样要求国营企业三年扭亏增盈,这在内行人看来简直是笑话。国营企业那些领导早就变得又奸又滑,命令对他们是根本没用的。他们对上面领导虚与委蛇,在下面却贪污受贿,很快又将新的贷款挥霍干净。**的政策除了使中国四大银行的帐面上多了一堆堆坏帐外,一万亿的资金没有使中国国营企业产生任何实质性增长。但对国有企业再一次巨大的投入则彻底拖跨了中国的金融体系,脆弱的银行系统使中国的经济经受不住任何风吹草动。这种可怕的状况最终没能瞒过一个海外律师——章家敦先生的眼睛,他注意到高额的银行坏帐将是导致中国经济崩溃的火药桶,而入世开放银行业务则是这包炸药的导火线。一旦银行出现挤兑,金融体系崩溃是迟早的事情。中国经济崩溃论由此而来。
      10、资金**
      现在的老百姓越来越穷了,但是贪官们却越来越富,一掷千金,贪污几百万的多得是,他们的富裕程度超乎想象,前几年贪几百万,然后是千万,而现在则是几亿元的贪官,这一点上中国的贪官们很有与时俱进的作风。如果贪官们把钱花在国内,刺激内需,这倒是好事。但可怕的是资金的**,贪官们把钱带到国外,使他们在国内搜刮的钱全部转化称外国人的财富了。据统计每年**资金高达500亿美元。500亿美金,也就是4000亿人民币,中国2000年的国民收入总额不过10000亿人民币,也就是40%的国民收入都席卷到国外了。中国人像奴隶一样如牛似马的辛勤劳作才从外国人那里挣的钱,都被贪官带走了。几年来**资金超过4万亿人民币,将中国的固定资产都掏空了。有人提起清政府割地赔款恨得咬牙切齿。但当时才赔了多少银子,那才多少钱?党腐败的比清政府更严重,大大小小的贪官们每年从国库里就盗走了这些银子带到国外。**的资金,超过清政府所签订所有不平等条约的赔款总额。这些资金损失掉……
      今天,让我们看看那些矿工们,他们早上下井,都不知道晚上下班后能不能活着走出来,太多的爆炸和煤矿事故使人们都麻木了。他们挖空了中国的资源,才为中国GDP的增长贡献那么一点点,可是这来之不易的血汗,却都被贪掉了。这些钱不用来发展生产,不用来提高工人待遇,不用为他们支付各种保险和养老金,都被转移到国外了。可怜了中国百姓,辛苦劳作一辈子,只是当了贪污腐败的牺牲品,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中国为什么这么穷?因为钱都让当官的捞走了,这是最直接的答案。
      11、惊人的浪费
      现在各地都有一种投资建设的浪潮,投资项目不考虑日后的经济效益,盲目投入,等建成了却没多大用处,白白浪费。三峡工程,那个地方是不适合建大坝的,不但投资巨大,而且遗患无穷。但错误的决策使三峡工程上马。即使三峡不出事,几十年后,三峡就会变成一个大臭水坑,什么美景,统统破坏。为什么还要上马,因为贪官们可以从中得到好处。
      他们心中明白,赚不赚钱是次要的,只要是有工程,肯定就有贪污的机会,能从中捞到油水,这是各地纷纷上马的主要原因。所以不该建的工程建了,不该投入把钱投入进去了,建了之后却没有经济效益,白白浪费大量的资金。
      昆明世博会,政府投资额高达290个亿,但博览会期间游客不足十万亿,净亏289亿。西部大开发,国家投入了一千多亿的资金给西部,但是到现在却没有任何效果,西部依然落后,百姓生活依然贫困。没人知道这一千亿的资金到底用到哪儿去了。粤海铁路,投资额高达48亿,但现在每天的盈利连支付利息都不够。上海磁悬浮更是不伦不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根本没有发挥应有作用,建成了就是亏损。还有小小一个珠海市也敢盖国际机场,修F1赛道,真不知道这些官员脑子是否进水了?!盲目投资,胡乱建设。动辄几个亿,几十个亿的投入到头来连基本投资都收不回来,使政府部门背了一大堆债务。有的地方政府甚至提前花完了以后的财政收入,不得已而搞集资,摊派,各种费用层出不穷,使人民不堪其苦。
      国家制定的政策是经济增长靠政府投资拉动,这就为大大小小的官员们用公款投资提供了最好借口,也是导致各地项目纷纷上马的主要原因。但那些中央领导们应该知道,政府投资注定是低效率的。因为政府部门的项目,没人敢管,即使知道预算有黑洞,谁敢惹他们?同样的工程,政府投资至少是私人投资的几倍,而质量却粗制滥造,要不了多久就要重新返工。所以不管是高速公路,桥梁,还是江防大堤,到处都有腐败的身影,到处都有豆腐渣工程。这些工程不仅造价高昂,而且事故频繁,损失严重。一个个彩虹桥断裂,一座座危房倒塌,98年洪水只因一个豆腐渣大堤,就使中国损失几千亿元。真不知道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工程,将会给国家造成多少损失?!
      官员造成的浪费远远不止这些。除了那些大项目,还有官员的政绩工程。当官的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不惜花巨资,欺上瞒下,劳民伤财,建些面子工程,给自己升官发财捞资本,却给国家造成大量损失。中央制定的干部考核制度主要偏重官员政绩,这就导致地方官员发展经济过于急功近利,只要有短期效益就可以,根本不考虑以后怎么办。他们不去为当地的长远发展考虑,而是涸泽而渔(竭泽而渔),近乎掠夺式的开发,使中国环境不堪重负。不依赖正常的技术进步,而过于偏重于资源和廉价劳动力,使中国走上高消耗,低产出的发展轨道。中国每生产一万美元消耗的原材料价格竟是日本的七倍,美国的五倍,甚至是印度的2.8倍。粗纺(粗放)型的经济,消耗式的发展模式,产生同样的效益,中国的投资额竟是日本的三十五倍,其他的三十四倍都浪费掉了。不重视对国内企业的扶持,一味招商引资,将国外严重污染的项目引来,使生态环境更加恶化。这些环境污染会让我们以后花十倍,二十倍的代价去治理,再这样下去中国真的承受不起……
      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国内人均收入却排名世界一百多位。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却与49个国家签署了免债议定书,免除到期债务374笔,并将继续免除13个国家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官方还透露,2010年中国累计向120多个国家提供了经济技术援助,并向30多个国际和区域组织提供了捐款。而2008年,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2009年,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
      甘肃舟曲遭灾时,中央电视台在同一天新闻联播中播出了两则捐款新闻,一则是“为支持俄罗斯抗灾,我国将捐赠1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2000万人民币的物资”,另一则是“甘肃舟曲缺乏饮用水和速食面,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捐款”。相比之下,世界最富的美国对俄罗斯火灾捐款才5万美元,但对中国大陆持续多发的水灾捐了20万美元;美国对中俄的捐款总额,不到中国捐给俄罗斯的四分之一。对当权者一面在国内动员民众捐款、甚至强迫公务员捐款,一面动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国际上摆阔显富的行为,国内民众反响非常强烈,被斥为“国际主义精神病”。
      但这种“国际主义精神病”由来已久,从**时代就蔚然成风了。在文革之前,一个中小学生一学年的书费、学杂费只有3元,最发达的地区也不超过4元,另外每人每年补贴6元午餐伙食费;读完初中共计9年,每人合计需要90元。每年6元午餐伙食费补贴,折合每天3分钱,当时两分钱可购买粗粮3两,一分钱可买时蔬0.5斤,足够中午饱餐一顿;但这在大多数贫困地区,6元已相当于农民大半年的人均收入。然而,中国当时每年援助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却达到90亿人民币!正好可以资助一亿农村儿童读完初中。可是根据中国政府1980年的报告说,文革前中国大陆有一亿学生因为没钱而失学。
      不过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还是小巫见大巫。那时候,中国援助越南200亿人民币,援助朝鲜200亿人民币,援助非洲国家100多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中国当时的人均最低生活费4元计算,这些钱可以让全中国百姓白吃白喝不干活,就能养活一年。
      为此,**换来了亚非拉一些领导人的肉麻赞颂;什么“**是世界性的领导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热爱自由和人类尊严的革命者”、“**是第三世界的榜样”,“永远是各国人民的抵抗和斗争的象征”等等阿谀之声不绝于耳;**也真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大救星”。为了马屁,就肆意挥撒中国百姓的血汗,将中国经济推向崩溃边缘,民不聊生。
      如今,这种“精神病”有增无减。今年两会中,中央政府指出: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千6百亿元,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今年西南五省大旱,6000万人受灾,损失200多亿,中央拨付旱灾救灾资金1.6亿元。为了赢得金正日的高兴,中国承诺援助朝鲜700亿;2009年,中国累计对朝鲜援助达8千亿元。
      对朝鲜就援助8千亿,却没有1600亿解决全国百姓的免费医疗。看看满街的下岗工人,看看贫苦的失学儿童,大陆当权者就是这样奴役国人,笼络“友邦”!
      按照当代最伟大的经济历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计算,在公元元年时中国的GDP占世界GDP总量的26.2%,仅次于印度,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公元1000年时占22.7%,公元1500年中国超过印度,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宋朝宋徽宗和宋钦宗时期,宋朝的GDP总量占了世界的80%。随后一直在20%以上,于1820年达到32.9%。远高于欧洲国家的总和。然后落到1870年的17.2%,1913年的8.9%,从1950年到1980年一直在4.5%左右,但从1998年又上升到了11.5%。
      1800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GDP总量的33%
      1820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GDP总量的28%。
      1900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GDP总量的6.2%
      1948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7%;
      1949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5.7%;
      1955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4.5%;
      1997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3.5%;
      2000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3.4%;
      2001年,中国GDP总量回升到世界GDP总量的3.7%;
      2008年,中国GDP总量回升到世界GDP总量的4.4%;
      200年前,大清帝国极盛时期(1800年),中国的产品占全球总量的33%,欧洲占28%,美国只占0.8%;大清帝国令当今的美国望尘莫及(本文注:经济强大不一定就是强国,热烈批判经济压倒一切论。大清帝国就是例子。另作论述)100年前清朝崩溃前夕(1900年),中国占全球生产总量的6.2%;经历二战、内战、韩战连续破坏之后,建政之初的1955年,GDP尚占世界总数4.5%;97年,占全球GDP的比例跌至3.5%。且不说韩日一个劳力相当于大陆20个劳力创造的价值,以中国大陆地区十三亿人口(官方数据),却只创造出世界GDP总量的4.4%,“改革开放”三十年全体民众的辛勤付出,以世界第一的增速干了半个世纪的社会主义,GDP占全球的比例不升反降,仍然没有达到1955年的GDP占世界总量4.5%的程度,更不要提1949年占到了5.7%的程度了。
      1997年,中国GDP总量下降到世界GDP总量的3.5%,改革开放后,经过差不多20年的高速发展,中国GDP总量仅仅占世界GDP总量的3.5%,你们可以想象在1978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GDP总量会是多少呢????人均GDP在世界排名更不用说了。  在前几年,我们国家现在的人均收入只是相当于现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均收入的十分之一,再加上贫富差距严重。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